同时,柴国生目前所持有的雪莱特股份也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截至2019年5月7日,柴国生累计被质押的上市公司股份为228495600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9.50%,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37%。

雪莱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融资成本不断提升,财务费用增加较大;受营运资金紧张影响,公司部分业务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为明显。

上市已经10多年的雪莱特近日风波不断。先是迎来上市首亏8.3亿,2018年年度报告被独立董事朱闽翀称“无法保证其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2006年,雪莱特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上市以来,雪莱特的业绩一直处于盈利状态,直到2018年才出现首次年度亏损。

2019年3月6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称,今日,上市公司董事会收到柴国生先生递交的《关于收回辞职报告的通知》,该通知主要内容为,“在本人(柴国生)因身体原因提出辞去董事长职务之后,公司部分债权人不能充分理解本人辞职的原因,对公司的债务产生担忧。考虑到本人的辞职报告尚未正式生效,为增强公司债权人的信心,确保公司经营稳定,本人特向公司及董事会申请收回辞职报告,继续履行公司董事、董事长及其他专门委员会职务,继续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本人从事照明行业近50年,公司系本人及全体股东的心血,本人将继续为之倾注全部精力。”

雪莱特及子公司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

5月16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

创始人柴国生请辞未遂,

朱闽翀的理由是,根据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雪莱特2018年度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相关事项可能导致雪莱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公司存在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影响的其他事项。本人无法保证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出具的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是否真实客观地反映了公司存在的风险事项。

独董朱闽翀对去年年报有异议

占净资产24.71%

雪莱特的前身是广东省南海市东二华星光电实业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1日。雪莱特称,“成立至今,公司已在照明领域深耕近27年,一直注重品质、管理和研发,并在研发、生产及团队方面拥有深厚的积累和沉淀,系公司应对市场竞争的关键优势。”

根据雪莱特招股书可知,“柴国生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是照明电光源行业的专家,又具有多年的管理经验,对照明电光源企业的管理和发展具有深刻的理解,在公司成立至今的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雪莱特独立董事朱闽翀称无法保证上市公司雪莱特2018年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雪莱特表示,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2019年5月15日,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121181076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4.71%。

逾期债务达1.21亿元

2019年2月26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董事长柴国生因个人身体原因,请求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职务。辞职后,柴国生先生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另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5月7日,柴国生持有上市公司雪莱特股份229638538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52%;累计被质押的上市公司股份228495600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9.50%,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37%;累计被司法冻结的上市公司股份28181100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12.27%,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62%。

雪莱特逾期债务达1.21亿,创始人柴国生请辞未遂

另外,2018年,雪莱特子公司深圳卓誉的动力设备业务受行业波动影响,导致已签订的部分订单取消或延期,已发货送达客户的设备遭到客户拖延验收,订单大幅减少,销售利润也受到挤压,业绩承诺未能完成。

2018年,雪莱特实现营业收入约5.6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3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59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8.7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824.65%。

因此,柴国生仍为雪莱特董事、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并担任雪莱特法定代表人。

根据公告可知,目前雪莱特及其子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和解方案,争取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同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处置资产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保证日常生产经营正常开展。

所持股份高比例质押

今日,雪莱特又发布了债务逾期的公告,因资金状况紧张,上市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达1.21亿元,雪莱特及子公司因此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

上市10余年首亏8.3亿元

由于债务逾期,雪莱特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同时,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雪莱特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

但是,柴国生并没有辞职成功。

http://www.nongmench

永利官方网

2019-05-18


上市已经10多年的雪莱特近日风波不断。先是迎来上市首亏8.3亿,2018年年度报告被独立董事朱闽翀称“无法保证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