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怡君

比如,百事公司将内蒙古达拉特旗近万亩的沙漠改造成了土豆种植农场,在改善当地环境同时,也为公司提供了生产薯片的原材料。京东在其平台设立了专门的扶贫频道,培育了“跑步鸡”、“游水鸭”、“飞翔鸽”等农产品,约70万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因此增收,也为京东带来了约500亿元的销售额。英语流利说让用户购买并学习英语课程的同时,向贫困地区学生捐赠人工智能课程,在助力教育公平的同时推广了自家更多产品。

宜家在创立之初,就明确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用最少的资源创造出最好的商品。它常年对原材料棉花进行培育改良,并在棉农中推广,生产家具过程中使用可再生能源,在产品中尽可能使用节能灯泡。

这其实不是商业世界的最初样貌。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其2019年报告《Total Societal Impact: A New Lens for Strategy》中指出,企业已不能再将社会责任当成一个副产品,相反,他们必须有效利用自己的核心业务及其带来的规模优势,在追求商业效益的同时创造社会效益,这样才能在 “总体社会影响力”的竞技场上一马当先。

虽然腾讯此时提出“科技向善”,不过是将管理学史上一百年前的理论“用新瓶装旧酒”,但它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正式将经营多年的公益事业“扶正”,将其上升至“愿景”层面,并将其与主业“科技”深度绑定,尝试让“可持续发展”成为企业的发展动力,在混沌时代的商业厮杀里,腾讯正在将企业的极速扩张推向“可控”的方向。

随着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日渐成熟,企业对科技创新的竞争正在步入深水区,过去几年里,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企业都成立了一系列和基础科学有关的实验室。而在另一端,知名企业在公益事业、社会责任、社会影响力领域的角逐日渐惨烈,它们发起的公益事业、公益平台此起彼伏。借着这股跨界力量,以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企业已经利用AI等技术,将“公益”的温度传递给了残障人士、走失儿童、贫困家庭等弱势群体。

记者 | 刘怡君

换句话说,早在腾讯之前,就已有众多企业在用新技术布局自己“向善”的事业。无论是可持续发展,还是科技向善,都不是简单地捐款捐物做慈善,而是用公益的信念、科技的手段、商业的规则,来促进企业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幸福。

近两年来,从滴滴顺风车乘客遇害到Facebook信息泄露,从Uber无人车撞人到特斯拉车辆起火,很多明星企业都因科技的发展经历了自己的“至暗时刻”。科技和公益的关系变得彼此依赖、互相牵制。

于是,当下每一项由企业主导的扶贫、公益、环保事业背后,几乎都有一盘步步为营的商业大棋。

于是,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在欧美兴起,并席卷全球,不断有企业尝试用承担社会责任来树立良好的形象。

比如,科技的滥用,会让企业衍生出“亚马逊用Ai监控员工”这种引发争议的负面举措,而科技管控的不成熟,也会导致公益业务透明性不足,一失足成千古恨,腾讯公益平台上“一元帮助同一天生日小朋友”慈善活动就曾被网友质疑造假。

据安永统计,入选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的120家中国企业,有九成定期披露企业社会责任履行情况;A股3460多家上市公司中,近800家会定期披露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更有先行者直接在公司愿景之外再添一项单独愿景——“可持续发展愿景”。 在互联网科技的爆发中,中国企业走上一条“互联网+公益”的道路。

聪明的企业已经意识到,将商业利益与“向善”联合起来,可以为自己谋划一个前景光明、引发共鸣的新未来。

相比欧美公司,后起之秀阿里巴巴也长成了公益明星。消费者在网购时如果买到了商家设置的公益宝贝,阿里会捐赠一定数目的金额给公益项目。用户的步行、在线消费等“绿色行为”,也可以在“蚂蚁森林”中积攒能量,兑换一棵在沙漠中种植的梭梭树。

编辑 | 马蕾

这一行为逐渐引起大众的不满,企业员工、消费者和政府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开始向企业施压。投资者也发现,道德感冷漠、对社会议题不闻不问的企业,会被消费者抗拒并遗忘,甚至会犯下严重错误让自己的商业扩张走向末路。而在这些领域的表现卓越的公司,会为此赢得漂亮的长期回报。投资者开始将企业在社会和环境领域的作为,视为新的“财务”指标进行审查。

企业“向善”的事业再次走向一个新的历史节点。

http://www.nongmench

永利官方网

2019-05-19


我们为腾讯鼓掌助威,但科技这个拥有怪力的双面侠,不会轻易被“向善”控制了方向。当下每一项由企业主导的公